当前位置:首页-社会宣传-大伙儿的贴心人(时代先锋)——记吉林省汪清县交警崔光日(下)

大伙儿的贴心人(时代先锋)——记吉林省汪清县交警崔光日(下)

2015-12-23 浏览次数:

    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汪清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城区中队指导员崔光日是县城里闻名的“硬汉”,几乎没人见过他的眼泪。可同事李永一却偶然一次“听”到了他流泪。

  “正在接受采访的老崔,谈及家人,刚说出亏欠和感谢一句话就戛然而止,站起来转身就走,低垂的头埋在肩膀里。还没来得及摘掉的话筒,传来他轻轻抽泣的声音。”在采访现场的李永一也被感动,老崔心里对家人、对同事和对群众的情,太多,埋得又太深。

  “只有更上心,才能做出来”

  无论寒暑,早上不到7点,在汪清县第一实验小学门口,人们总能看到崔光日在马路中间指挥交通。看到孩子们等待过马路,崔光日走到跟前,牵起他们的小手,也有孩子习惯性地拽着他的衣角。崔光日先示意过往车辆暂停,然后慢慢把孩子送到校门口。

  因为孩子上学时间早,崔光日不得不早些到岗,直到8点钟的上课铃声响起,崔光日每天的第一班岗才结束,随后赶往下一个岗点。

  “家里实在困难,年货都没买呢,照顾一下吧。”2012年腊月二十九,一名出租车司机逆向行驶被崔光日罚了200元、扣了3分,反复求情无效。

  出租车司机走后,崔光日到市场买了300多元钱的年货。“就这么点心意,过年也不能顶多大用,收下吧。但是逆行是很严重的违章,就得罚。”崔光日一个电话把司机叫回来,当面又嘱咐了一番。

  “一问,才知道人家是林业局下岗职工,本来就困难还挨罚,我心里也不好受。”崔光日说。

  在遇见崔光日以前,汪清县客运公司司机任国全总觉得“交警的活不就是截车罚款嘛”。一次从汪清到延吉的路上,任国全载着一车乘客陷在雪里。正巧崔光日带着民警过来,赶忙给他推车,混着泥的雪水甩得崔光日满身都是。“车上了坡,心里过了坎,那一刻才懂交警也是贴心人啊。”任国全说。

  说到“贴心”,崔光日觉得,“和群众打交道,帮助他们解决困难,只要细心点,谁都能做到。”

  “说着容易的事,做到其实很不易。”同事金春华说,“只有更上心,才能做出来。崔光日处理的案子让群众服,也就在一个上心、用心。”

  “为大伙办事,自己对付事”

  汪清县公安交警大队事故中队施永明和崔光日一起执勤,总是一口一个“崔叔”的叫,也爱没大没小地开玩笑。

  施永明回忆说,2013年夏天,赶上集中行动,每天在大道中间从早上站到晚上下班,天特别热,大队给配了矿泉水和饮料,崔叔每天按时给送过来。

  “崔叔你送来的东西也不行啊,不解渴,你能不能多想点办法。”仗着自己是晚辈,施永明也不跟崔光日客气。

  “你小子,就等着吧。”说完,崔光日顾不上搭理施永明,就赶到执勤岗上。

  “当我们接过来的时候,一看瓶里装的是绿豆水。冰镇的,喝到嘴里真叫一个凉爽。”说到这,施永明仿佛还在回味绿豆水的滋味。“我随口的抱怨,就当玩笑了。谁成想崔叔连夜到岳母家用大锅熬好绿豆,等到第二天送给我们喝。”施永明反复打听才知道。

  “一次晚饭时给他送邮件,撞见他在啃饼干,才忽然想到,原来崔叔常带身上的零食,就是他的晚饭。”施永明不知道对这个崔叔是该生气还是感动,“大伙的事就是事,为大伙办事咋都行,自己却对付事。”

  2002年,崔光日被调任至当时全县有名的落后所——东光镇派出所任代理所长。崔光日在所里一住就是半年多,其间没有回过家。

  “他一心要派出所变个样。”跟崔光日同一天到东光镇派出所报到的民警王保华回忆说。崔光日为了有更多的时间投入工作,把上小学的女儿寄养在岳母家,对其他同事说:“你们孩子都小,不比我。我守着所里,你们守好自己的家。”

  出于感激,更要争口气,大伙在崔光日的带领下,干得更起劲,东光镇派出所用了一年就变为县里的先进所。

  “我也是个好丈夫,一个恋家的人”

  2012年,崔光日被诊断为尿毒症,靠一周三次血液透析维持生命。即便如此,崔光日没有离开交警的岗位。

  “经过4个来小时透析,身体虚脱了一样,走上自家的六楼,到屋里就呕吐。”尽管如此,第二天,崔光日又站在了马路上指挥交通。崔光日执勤的天府岗路况复杂、车流量大,一站就是一天。

  为了少影响工作,崔光日坚持每周二、四、六透析,多占一个休息日,少占一个工作日。

  “医生是反对患者治病给工作让路的。耽误了透析时间,会引起高钾血症,危及生命啊。”汪清县医院透析科医生宋冰对崔光日这个病人第一印象颇为“不好”。

  “尿毒症是病,但不至于躺在床上等死,我挺乐观的。病恹恹是一天,打起精神干点事也是一天。”崔光日总觉得,自己万幸,要是得癌症死了,想在交警岗位上站到退休可就真是梦了。

  曾经,刨除治疗费用,崔光日每个月就剩下1500多元钱,还要供女儿上学、养家,妻子沈英爱不得不远赴国外务工。妻子第二次出国,崔光日给妻子买了一张去长春的硬座。望着火车渐行渐远,崔光日念叨着:“十个来小时的车程,我要是给她买张卧铺票就好了。”

  无暇顾及这个家,他深感自己亏欠家人,但对于一家人生活的艰辛却不愿对别人多谈。“其实我也是个好丈夫,我也是一个恋家的人啊。”崔光日说。

  经过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免费诊治和手术,崔光日的身体日渐恢复。如今,相关部门还为崔光日的爱人安排了有稳定收入的工作。“好人终有好报,只要对社会有贡献,社会就不会忘记你,会有很多好人帮助你。”崔光日心怀感激。

    来源:人民日报

Copyright ® 敦化市委宣传部 www.dhxcb.cn 技术支持:延边在线科技网络有限公司